“中庸之聲”座談會‧賽夫丁:土著政策應看需求 (Sin Chew)

05 Feb 2015

中庸之聲座談會賽夫丁:土著政策應看需求 (Sin Chew)

中庸之聲座談會‧賽夫丁:土著政策應看需

(雪蘭莪‧八打靈再也5日訊)全球中庸行動基金會(GMM)首席執行員拿督賽夫丁阿都拉指出,土著政策應該從以種族為基礎的政策,轉為以需求為基礎

 

賽夫丁阿都拉(右二)與黃穎欣(左起)、旺賽夫都認為土著政策應該從以種族為基礎轉為以需求為基礎,右一為扎里夫。(圖:星洲日報)

他說,憲法第153條文闡明的土著特權,但是不宜過度詮釋這項條文,憲法列明的土著特權並沒有涵蓋所有領域,不包括規定發展商必須給予土著在買屋子的優惠價格。

他出席中庸之聲座談會時,針對一名學生魯文提問關於土著特權時,發表上述談話。

賽夫丁指出,憲法並沒有規定發展商給予土著優惠價格,如果發展商為了吸引土著購買而給予折扣,是其行銷策略,但是這並非憲法規定。

他也說,憲法第153條文雖然也規定土著可優先錄取為公務員,但是同時也必須與136條文同讀,也就是同時需要符合績效制度。

曾經有一名在英國頂尖大學留學的馬來女生,她說本身是領取公共服務獎學金的,並強調自己是`符合資格的。她已經非常厭倦被標籤為`因為是馬來人所以才有獎學金的印象,這是許多馬來精英都面對的遭遇。

土著政策非不能討論

他指出,土著政策在詮釋上和執行上出現問題,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,並不是敏感到不能討論的議題,也沒有一個議題是大馬人不能以理性和文明的方式討論。

與半島的土著相比,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不覺得本身在土著政策下受惠,他們覺得本身是`二等土著

他認為,即使不同種族和宗教,也可以互相尊重,而不是號召杯葛特定族群開的店,他認為停止種族性的言論。

另外兩名嘉賓民主經濟事務研究中心(IDEAS)首席執行員旺賽夫和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(ASLI)首席營運員黃穎欣都認為土著政策應該檢討,受惠者不以種族而定,而是協助有需要的人。

傳統留下產物
是時候停止執行

旺賽夫認為,有關土著的政策是傳統留下的產物,是時候討論停止執行。他說,一些土著特權在憲法中明文註明,由大家一起同意的,被視為不能討論的事項。

所以我不討論明文規定的土著特權。我想土著政策的出發點是好的,只不過在推行的時候出了問題。就好像那些兩百萬令吉的房屋,即使有土著優惠價格,但是馬來人未必買得起,而非土著無論買得起與否,都不能享有優惠,這就是問題所在。

他說,通過政策扶持的對象應該是以需求而定,協助有需要的一群,不是以種族區分。

黃穎欣認為,如果大馬繼續推行以種族為基礎的政策,將無法進步。她說,貧窮、危機、水災等都是色盲,不是特定膚色的人才會面對的問題,所以我國應該推行色盲的政策

旺賽夫:競爭是好事
各源流學校才有進步

針對一名華裔學生在問答環節時詢問,為何不能只有一種學校,而不是設立華小、淡小、宗教學校等各源流學校,旺賽夫指出,選擇學校是學生和父母的決定,而不是政府的決定。

政府必須尊重父母為子女選擇學校的權利,這是他們的權利。假設政府規定只有雙威大學一家學校,雙威大學的人會很開心,但是其他人未必。

他認為,競爭是好事,各類學校必須互相競爭才有進步。

如果認為哪個類別的學校會帶來分裂,就不要選擇就讀,讓這些學校自然而然被淘汰。

黃穎欣:若我是首相
不會對族群議題沉默

黃穎欣指出,如果她是首相,她不會對任何影響族群關係的事情保持沉默。

有時候,一些政治人物保持沉默,是為了避免講多錯多而備受批評,讓議題隨時間流逝而沉寂,但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,如果我是首相,我會這麼做(發表談話)。

她也說,如果她是首相,她會處罰和關閉散播破壞種族和諧的媒體和落格;同時提供更多討論問題的平台。

國家進步取決施政公平

針對如何以行動落實中庸理念,她指出,一個國家和社會的進步,取決於施政的公平性,否則人民會覺得不滿,就好像一個家庭,如果父母偏心,也會引起不滿。

針對學生提問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,即使是極端的言論是否應該還是有表達的機會,黃穎欣認為,媒體在形塑個人和社會的思維方面應該扮演一定的角色。

她以馬來西亞前鋒報為例,該報經常炒作破壞種族和諧的議題,而該報章的報份下跌,正好反映了該報章不公平的報道已經遭到社會唾棄。

那些發表極端言論的政客和人物,如果他們不是為了尋求媒體曝光率,還能有甚麼原因?如果報章報道越多他們的新聞,他們更加興致勃勃發表更多極端言論,如果奪走他們曝光的平台,讓他們的極端言論只能停留在咖啡店說說而已,沒有人認真看待,也不會在我們的社會製造恐懼。

(星洲日報)http://news.sinchew.com.my/node/408986?tid=1

 


>> Back to News